年糕

不敢骄傲,一骄傲就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摔得粉身碎骨。
空有努力的决心,身体却动不起来。
总是不能对自己很好的定位。
脾气很差。
什么都不会。
难过。
最近太不喜欢自己了。

六一姑且算是过了吧
(在草稿本上就画得来劲→_→

嗳今天的云好温柔啊

杂记

        刚才翻太太乐乎的时候,看到有一个人说“我从初二就开始喜欢您啦”,我瞄了一眼ID,不熟,好像也不是群里的朋友,在太太的微博里也不太眼熟,也不知道他现在多大啦,是不是依然喜欢着这位太太呢。
        太太有一条动态是,“再喜欢的鞋子也有穿坏的一天。”再喜欢的东西也有嫌弃的一天,以前清房间清出很多小时候的东西,有散落的飞行棋字,早已不发光的荧光恐龙,还有一头是印章,一头是吹泡泡的东西,里面还装着我自己配的泡泡水,试了一下,已经吹不起泡泡了。当时小心翼翼的把这些东西塞到盒子里,大概是很喜欢很珍惜的,但是现在找出来,却再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多么的欣喜了。
        朦朦胧胧想到《兰亭集序》,感觉好像有一点点明白了“及其所之既倦,感慨系之矣”这样的感觉,稍微有一点点难过啊。
        记得美香给周周那颗糖的时候,文章里写糖其实很难吃,有很重的香精的味道,但是小时候却很喜欢吃。邻居的阿姨说小孩子的味觉比大人敏感一些,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糖的甜味却比以前更挑了。
        絮絮叨叨写了好多啊,睡醒起来后又是精神抖擞的一条好汉,这些情绪通通都会不见,天亮之后仍会是美好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晚安。♡

长沙的初雪♡

        这几天学校停正课来给我们练集体舞,看得出来学校很重视这个东西了。
        最开始还只是体育课上练,慢慢的就用八九节课练,这几天一练就是半天。密集的训练让人苦不堪言。为了有层次感,队伍需要蹲下起立,有时候一个地方重复好几遍,几小时下来大腿痛到走路都能跪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我记得刚开始谁都不愿意跳,动作太蠢了。整个队伍懒懒散散,不情愿的扭来扭去,巴不得哪个老师占掉体育课来拯救我们一下,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但还是不死心的求着老师占课,当然其他老师也说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不占,要不起。”
        后来屈服于老师的淫威(并不),只能乖乖的跳操,并且在心里吐槽“好蠢啊!!!”
        昨天晚上花球到了,其实就是两坨捆扎好的塑料绳,“又蠢又丑,假花球,令人作呕的啦啦操”,同学一脸愤愤不平的说,但是他还是玩得很开心,跳操的时候笑成了傻子。
        老师甚至用周日来排练,比如今天上午。主要目的是拍摄,但是说是这样说,拍摄只花了不到半小时,8:30让我们到,一直到10:17分才开始拍视频,其余时间都在排练。
        我记得休息的时候,站在队首,我回头看了看班上的少年少女们,他们一个个笑着、闹着,互相用花球扫对方的脸,他们谈论着游戏,谈论着作业,谈论着心仪的伴侣。阳光撒在身上,暖洋洋的。前方是几台摄像机,老师正在讨论摄像的事,后方新的教学楼正在赶工——为了庆祝百年校庆,没关好的广播里偶尔传来老师的笑声。我突然想起前天的云,像几只成群结队燕子,中间是一只巨大无比的领头燕,整齐的转了一个大圈,潇洒的向远空飞去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正经拍视频的时候大家都是很认真的,老师拼命夸我们,心里美滋滋。
        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是,拍完第一遍我们班副班长溜掉了,正当大家哀嚎着“啊啊啊我也想溜啊啊啊”的时候,体育老师换了校服站到队伍中间,补上了副班长的位置,体育老师穿校服真年轻,还有一丝丝像papi酱。
        准备拍第二遍的时候,我们班安静不下来,体育老师在队伍中大吼“安静下来啊!!!”后方响起一个男生愤怒的声音“安静你妈啊!!录你妈的第二遍啦啦操!!!”体育老师懵懵的回头,想看是谁这么桀骜不驯,当男生意识到大吼的是老师而不是班长时,吓得他面部扭曲,“我是说...啦啦操挺好的,强身健体。”
        最后的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,练了快一个月的操告一段落,最后一次表演是在星期二,这之后,学校的生活也该步入正轨了——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才怪。不久之后还有艺术节和元旦晚会,以我们班的尿性,月考怕是要考砸了,仿佛看到班主任的发际线又向后了几分。
 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田家炳的高一生活还是很丰富的啊(*ˉ︶ˉ*)真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