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糕

杂记

        刚才翻太太乐乎的时候,看到有一个人说“我从初二就开始喜欢您啦”,我瞄了一眼ID,不熟,好像也不是群里的朋友,在太太的微博里也不太眼熟,也不知道他现在多大啦,是不是依然喜欢着这位太太呢。
        太太有一条动态是,“再喜欢的鞋子也有穿坏的一天。”再喜欢的东西也有嫌弃的一天,以前清房间清出很多小时候的东西,有散落的飞行棋字,早已不发光的荧光恐龙,还有一头是印章,一头是吹泡泡的东西,里面还装着我自己配的泡泡水,试了一下,已经吹不起泡泡了。当时小心翼翼的把这些东西塞到盒子里,大概是很喜欢很珍惜的,但是现在找出来,却再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多么的欣喜了。
        朦朦胧胧想到《兰亭集序》,感觉好像有一点点明白了“及其所之既倦,感慨系之矣”这样的感觉,稍微有一点点难过啊。
        记得美香给周周那颗糖的时候,文章里写糖其实很难吃,有很重的香精的味道,但是小时候却很喜欢吃。邻居的阿姨说小孩子的味觉比大人敏感一些,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糖的甜味却比以前更挑了。
        絮絮叨叨写了好多啊,睡醒起来后又是精神抖擞的一条好汉,这些情绪通通都会不见,天亮之后仍会是美好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晚安。♡

评论

热度(1)